您的位置:網站首頁新聞中心媒體報道

金陵晚報 發布《病人看病 醫生看人》連載

   新聞來源:金陵晚報   創建時間:2016-7-18  

這是一本有著近30年臨床經驗的心內科醫生的手記,文短而情長。作者以生命參與者、旁觀者的身份,時而冷靜時而激情地記錄下白色醫院里的多彩人生。
  大法官

  我既然是醫生,熟人凡有個頭疼腦熱,難免會麻煩我,簡單的我給個建議,復雜的讓他們去醫院。體檢表上有不認識的項目,也會來問我,有些我說:“不用管。”有些我說:“趕緊去復查,去掛內分泌科/普外……”
  他幾乎每年都要來我們醫院一次。
  聽家屬說,他曾經是高法的大法官,在審判“四人幫”的時候大展過身手,但是晚年患上老年癡呆,后來又中風癱瘓。他先在上海的療養院住著,老伴去世后,上海的兒女移民了,武漢的兒女就想辦法把他接回了武漢的療養院。他女兒還送了一本書給我,就是講他前半生豐功偉績的。
  基本上,他每年被急診送入院的理由都是同樣的:墜積性肺炎。
  我和她女兒解釋過:“每個人,每天,都會不停有呼吸道分泌物,不經意間,一咳一擤就出去了,自己都不會意識到。但是你父親長年臥床,這些分泌物排不出去,順著呼吸道一直往下,積到了肺里,最后引發感染,就必須做治療了。”
  他父親住的是高干療養院,其實也有醫生,這種常規治療沒什么問題。但家屬不愿意:“療養院的醫生就是哄老干部玩兒的,就會量血壓測血糖,還是找正常的醫院靠得住些。”
  其實都一樣。在常規治療方面,醫院與醫院、醫生與醫生的差別不太大。
  每次做完治療,他住院康復期間,他的家人、本地的親友甚至還有一些領導,都會來看他。經常我去查房,看到探病的擠滿一屋子,彼此寒暄問好,他就躺在床上,一聲不吭,眼神困惑地眨巴眨巴,什么也不說。
  他語言功能應該沒問題,但就是話很少。家屬問過我,我說:“老年癡呆癥就是一個不斷退化的過程,社會功能會一步步損失,具體他損失到哪一步了……”家屬搖頭又點頭,意思是:我不用說了,他們明白。
  可是有一次,我去查房,只有他自己在,臉對著墻,在小聲地哭??吹轿?,他吃力地抬起頭來,迷惑地問我:“你是我家里的人嗎?”
  我說:“我不是,我是醫院的醫生。”
  “那么,那些下午來看我的人呢?”
  我當然也認不全:“他們應該大部分是吧,或者是你以前的朋友同事上下級什么的。”“可是……為什么我都不認識他們呢?”他囁嚅道,“他們是我的家里人,是我的親人吧,我怎么都不認識呢?”
  他很認真地盯著我,像小學生問老師一樣。我想跟他解釋:“你是得病了。”我想告訴他,你曾經是大法官,審判過“四人幫”——我又想起來,他女兒送的書,我根本就沒看,到底審判過誰,我還真不一定記準確了。而且,說了又能怎么樣呢?
  我說:“好好養病吧。”
  等他康復得差不多,家屬就會把他送回療養院了。

http://jlwb.njnews.cn/html/2016-07/18/content_54015.htm

十一选五模拟选号器